心理修复不能忽视自己的孩子

六一国际儿童节到了,但四川地震给人们带来的痛苦还没有平息,今年的儿童节很特别。人们开始关注灾区儿童的心理健康时,专家呼吁这样巨大的灾难带来的痛苦不仅要伤害灾区儿童,还要关注周围的儿童。

调查:周围的孩子如何认知灾害,四川灾区的画面不断冲击人们的视线:担架上的伤员、废墟和砂砾、很多解放军、排队捐赠者、风尘仆人的国家领导人……滚动字幕也不断播报灾区各方面的新闻。很多家长在关注灾区的同时,也没有意识到周围的孩子陷入了灾难的悲伤感,如果没有马上指导的话,孩子就有可能出现灾后感情障碍。被灾难吓得悲伤的孩子第一次面对死亡,不能吃饭了:住在荔湾区的陈涛有个活泼的6岁女孩,这几天孩子很烦恼。女儿在电视上看到死去的孩子后,好几天都很无聊,有时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陈涛对记者说:“前几天,女儿每天和我们一起看新闻,知道地震的新闻,知道“灾害”是“房子倒了没地方住,父母和自己都不在了”。我们向她说明了这样的事情不会经常发生,但是孩子想起

来很伤心地哭泣,很担心,现在不能让她看新闻。”“从没见过这样的一幕,打雷就吓得不行”:今年上小学五年级的芳芳已经是个懂事的“大孩子”了,可最近芳芳也让爸爸妈妈很担心。地震的第二天,芳芳就在电视上看到了某垮塌中学操场上好多被塞在白色的袋子里的孩子的尸体。

新闻里讲道:“24小时前,孩子们还都在上课。而现在,他们被并排摆在地上。人们在袋子之间走来走去,辨认尸体的模样。被牢牢包围的身体都很生动,他们承担着家人的希望,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芳芳的父亲说:从那以后,芳芳似乎陷入了巨大的悲伤,孩子很勇敢,前几天雷雨,芳芳就吓得不行了。我们该怎么办虽然觉得很悲惨,但是自己的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有些孩子自己很敏感,对灾害的恐怖感很深,但是很多孩子都很无知,不太清楚灾害是什么意思。小新今年6岁2个月,记者问知道四川发生了地震吗时,小新骄傲地说:是的,我知道四川的房子倒塌了。胡锦涛是总书记,总理叫温家宝。记者又问:还有吗?小新不太清楚,跑去玩了。捐钱存困惑 爱讲面子“我到底该捐多少钱好呢?前几天,上小学四年级的小学带着学校发行的捐款呼吁书回家给父亲看,呼吁书上显示捐款十万元可以拥有希望小学冠名权的捐款一万元怎么样。

小爹一看,最少1000元。而且,捐赠多少钱有回报,让父亲吃惊。这对孩子的心有什么影响?小深害怕父亲给的数量很少,他说同学们捐了很多,然后父亲鼓励把自己的零花钱全部捐出去就行了,小还不高兴,觉得自己在同学面前没有面子。专家建议:借此机会教儿童认知灾害记者采访广州向日葵心理咨询专家,以上儿童出现的问题也是应该关心的灾害后心理问题。孩子是易感人群,如果过度关注灾难,孩子可能会感到无能为力,本来就有很多悲伤的孩子可能会出现更严重的情绪危机,父母应该及时正确地教育孩子如何看待灾难、死亡,同时教育他们如何爱别人。

如何看待人生的灾难?胡慎说:“灾害这种异常现象完全推翻了孩子们在家庭和学校接受的“可预见性”教育。因此,遇到类似的大型自然灾害,孩子会有强烈的不安全感,没有人能保护自己,所以家长应该教育孩子正确面对灾害。灾难唤醒了人类对自然界神圣的恐惧,成为人类寻找生活的理由,反省了生存方式的又一次开始。同时,专家认为,正确面对灾难,也应该在挫折中看到生命的价值。每个人的一生,每个社会在运营中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悲剧给了人生的厚度和丰富。

父母应该教育他们的孩子在不可逆转的环境中保持冷静和勇气。正是这些赋予了人类尊严和人类生活的意义。真正的关爱要发自内心对孩子们来说,灾后学校的集体性捐款也是一个重要时刻。专家认为,由于内心世界的不成熟,小孩子非常需要被集体认同,因此在集体活动中往往容易有攀比心理,所以学校在这种时候搞类似“捐10万元可获得希望小学冠名权”的“捐款号召书”是非常不合适的,容易将儿童的爱心引向歧途。学校和家长应该让孩子们认识到,关爱别人,应该拥有真诚、尊重及平等的态度,它不是为了完成任务,也不是为了在老师同学面前的虚荣,只要尽到自己的爱心就够了。

如果您觉得上面的内容对您有帮助,可以打赏支持一下!

打赏